你好,欢迎来到宠物信息

{主关键词}
{主关键词}

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芒部镇三滴水村支书的腐败(转载)

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芒部镇三滴水村支书的腐败(转载)

  芒部镇三滴水村支书(黄应)的腐败:  1、用国家低保换取自己的私利,利用国家低保政策去跟石夹社黄佑清家为自己的爷爷换阴地(阴宅)总共给了黄佑清家四个低保至到如今,不过黄佑清的父亲早两年已经病故,不知道现在是否还领到没有?  2、2005年他哥哥拖关系花重金帮他在镇长那里买了一个“一官半职”,当时的村支书是陈文晶,因陈文晶深知现任的村支书黄印在镇雄读书的时候就是不干正事,专门以偷、抢、骗为目的,而被陈文晶阻碍他进入村委会,而最终他爹(黄佑富)不懈一切代价,花钱请瓦厂社的黄佑乾;马家社的张祥书;石夹社的黄训书等人去昆状告陈文晶,而陈文晶被取缔后,三滴水的村支书成了一片空白,其主要原因是他的“活动资金不到位”,只是由他代理,代理这三年中,他利用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敲打不少不义之财,维修瓦厂的乡村路,他从中获利53000元,之前为他立下汗马之劳的黄佑乾摇身一变成了该路维修的总指挥。   3、他代理三滴水村时,村委的公章可以“卖钱,盖一次章多者200元,少者20斤一袋的大米。 他低价贱卖三滴水村的集体林场上千亩,第一次卖上钩的林场,村民每人分的元,第二次卖的下沟林场比第一次卖的要少,每人还分的120元,其中抵消100元的医疗保险,而第一次贱卖他从中获得的好处在镇雄和谐对面买了一套房子,在27楼上,各种含装修总的花费89万多元。

  4、在昆明以他妹妹妹夫的名誉买有两套房,早已经出租,请问他的工资待遇究竟是多少,短短几年时间就家产数百万!  5、三滴水村管辖的农业社,每个农业社都会有所谓的刁民(意思是能说会道的)而且家庭并不困难的都有低保,该村支书就是把这些有势力的人喂好,他自己本人的“官位”才不会丢,尤其是他老家——羊过岩(瓦厂)社吃低保的最多,而且每家都是两个低保起码,而有一部份人是要给他回扣的,毕竟是羊毛长在羊身上嘛!  6、本人吃乡村公路维修款;贪污弱势群体低保;吃安居工程款;私贪他人养老金;贪污五保户的救命钱。

  7、2010年4月伙同本村坡上农业社长(黄佑金)把扶贫的化肥在黄衣领对面(去茶园)的路上私自倒卖;私自到农户那里收超生抚养费,不给收据。 坐在家里,要想去芒部街上或者是三滴水村,随时打电话叫车,从瓦厂(羊过岩)到芒部街上,赶集时间是5元一个单边,其他时间是7-10元人民币一个单边;而此支书叫车接;送他是每次80元或100元,为什么他要叫车接送他,因为他自己的手在镇雄读书时候,跟黑恶势力的人争女人,被他人砍掉手指,所以开车不方便,否则他早已经买了轿车;此人是无恶不做;四处敲诈百姓,不得好死的贪官。   该村官口吐狂言道:举报他一次他又认识一些重要人员;不要说羊过岩,就是整个三滴水村都是他说了作数。   8、昭通鲁甸地震那年,在我村拍了不少房子“损毁的照片”,受地震影响的也拍照,没有受地震而自然破烂的也拍照,不知道他从中获利多少?瓦厂社【朱绍松的房子】因雨季时间,一次大雨导致朱绍松家房子被山体塌方而摧毁,朱绍松请他上报政府,朱绍松听说政府有给他补贴,找了村支书(黄印)多次,而黄印不但没有一句好话,反而要出手打朱绍松,朱绍松家在瓦厂社就一家独姓,支书(黄印)占着自己家族势力,对朱绍松说:不给就不给,你尽管去镇雄、去昭通告我,我随时奉陪到底,最后经过多人的劝说,朱绍松的媳妇(王家芝)去跟黄印的父母挖两天洋芋,时隔三个多月才给朱绍松家300元钱(政府的补助款),因朱绍松年岁高、家庭十分困难,要到芒部民政所打听这300元钱是黄印私人出的还是政府补助的,结果该村支书(黄印的父亲——黄佑富)知道朱绍松要到芒部民政所问个究竟,黄佑富提20斤大米和1箱牛奶给朱绍松家,跟朱绍松说:“自己的儿子虽然是村支书,但人年轻,做事草率,没有经过思考,要他看在多年的老交情上,不要把事情扩大化,今后会找机会帮他(朱绍松)弥补”。   9、这个村支书在三滴水村祸害不少贫民百姓,多数人敢怒而不敢言,因为他当初在镇雄读书的时候就是出名的烂人,加上黄印的父亲在2005年跟瓦厂社的一个张姓女人有男女不正当关系,黄印扬言要杀掉他自己的父亲,所以多数百姓都是怕这个村支书。

去年以前,召集社会上的闲杂人员在家摆赌,而经过有关人员的警钟后,最后在他家父亲住的老房子里面赌,芒部派出所在黄印的父亲(黄佑富)住处现场抓过10多名赌博人员,这个事件,派出所应该还有记录可查。   10、希望上级领导借用国家打黑除恶政策,严惩该村支书,为三滴水6000多百姓主持公道,推翻百姓头顶上的这块“乌云”,让三滴水百姓早日实现中国梦!  11、黄印私自买有两台挖机出租三滴水村大岩坝的陈万宏父子,在木桌;雨河搞工程,80多万的本金由黄印出,赚的是四六分成,黄印6成,陈万宏父子四成。

  12、镇雄县刚实行殡葬政策不到两年时间,他利用殡葬政策发横财;在2017年期间在死者家属那里收好处费:其中三滴水村坡上社(黄训美)病故,他私自收取4000元好处费而帮忙隐瞒,不用送去火葬场火化;三滴水村野鸡社黄训恩病故,私自收取死者家属黄佑勇的好处费8000元,帮忙隐瞒不送火化场火化。

  希望相关部门严查此官,他作恶多端,是我三滴水70%的人中一块心病。

宠物信息www.342377.com
版权所有:宠物信息